香蕉app立即下载手机版

第33o章 放弃

沈慎之还没说话,感觉到腿间的黏腻,她就立刻弹坐了起来,也看到了旁边的暗红。

“呃……”

虽然她和沈慎之好像已经很熟的样子,可看到床上那摊血迹时,简芷颜的脸上还是多了几许尴尬,“我先去换个衣服。”

沈慎之没应声,也没有动,只是看着那摊血迹,抿了抿薄唇。

简芷颜从浴室里出啦是,沈慎之还没下楼,问她:“来月经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确定?”

“确定啊。”说完,皱眉,“怎么了?”

沈慎之摇头,进去洗漱了。

简芷颜刚回到公司不久,忽然的,她听到了她的手机传来了来信的声音,她忙拿过手机看了眼。

然后上了qq,和他视频对话,“无锡,你找我找得这么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被风吹过的清纯MM

“炎廷没有被选上。”

简芷颜惊愕,一时间,不知道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了,她咬唇,“什么?有我爷爷的帮助,他还是上不了吗?”

龚无锡淡淡的说:“他主动放弃了。”

简芷颜愣住了,“主动放弃?为什么?”

难道,就真的像郭默晚说的那样,婚姻和仕途,他只能二选一?

他不想和何诗冉结婚,所以,才选择了放弃?

“不管是为了什么,这都是他的选择。”

“可是,如果他放弃了,那他以后怎么办?”

“现在他放弃了不代表他的仕途就完了,以后,他还会有机会的。”

简芷颜红了眼眶,捂住小脸,咬牙哽咽,“可是,这位置,明明,就该属于他的。”

“事情都已经生了,你不要想太多,也不是你的错。”

是啊,不是她的错,却是,却是沈慎之的错!

想到这,她咬牙,红了眼睛。

“炎廷他心态不错,不要担心。”说完,似乎怕简芷颜会想太多,他又说:“仕途的可以暂时的耽搁一下,一桩自己并不想要的婚姻,或许会伴随一生,所以我个人认为,他选择放弃是正确的。”

只是,他觉得,当初6炎廷没有想两者兼得的暂时和何家周旋的话,那他和简芷颜现在,还会是恩爱的一对吧。

简芷颜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,她笑了下,“是啊,这事……不是我的错,我为什么要替沈慎之内疚?我更应该心疼炎廷才是,对吧?”

简芷颜自己说完这个,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
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知道沈慎之那样对她之后,她的心里,竟然还爱着他!

她应该恨他才是!

是,她是恨他,可是,为什么,她对他的感情,没有因为心里恨意,而消失?

龚无锡皱眉,声音沙哑,“日后,要是炎廷知道了,他也炎廷会理解你的,你别忘了,你也是受害者。”

“无锡,你不用用为我开脱。”

龚无锡叹气,“你难道,不是受害者吗?”

简芷颜不说话,龚无锡皱眉,“你还好吗?”

“我没事,无锡,那……我们就先聊到这里?”

“嗯,不要想太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挂了电话后,简芷颜本想给6炎廷打个电话过去的,可是,想到现在两人的身份,她也担心他会误会什么,终究……

还会没有出去。

简芷颜心里难受,想出去走走,然而,她刚起身,脚就踢到了桌底边缘,疼得她立刻蜷缩着,坐了回去。

也许是因为太疼了,也许是因为别的,她越哭,越汹了。

她的眼泪没停下来,就有人拨了个电话来给她。

看着这个来电显示,简芷颜死死的咬着唇瓣,眼泪掉得更凶了,没有接,也不想接。

沈慎之皱眉,想再度拨个电话出去,却恰巧有人给他拨了个电话进来。

“什么——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那边就匆忙的打断了他的话,“先生,6炎廷放弃了市长之位的竞争!”

“什么!”

“我也是刚才才得来的消息。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,消息准确吗?”

“千真万确!至于什么时候决定的,我不清楚。”

不自觉的,沈慎之忽然想起了前几天简芷颜和6炎廷一起约着,出去外滩用餐的事。

然后,什么都没有说,挂了电话,再度拨了简芷颜的手机。

电话再次响起的时候,简芷颜依旧没有接。

要不是想她直接把手机挂断做得太过明显,她早就将手机给关机了!

沈慎之抿紧了薄唇,然后,拿起了外套,一边往外走,一边再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“先生?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夫人现在在公司里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沈慎之驾车,去了简芷颜的公司。

他到简芷颜的公司时,简芷颜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下来了。

她看着沈慎之打过来的电话,心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打回去,要是她看到未接来电不打回去,就他那多疑的性子,不知道,还会做出什么事来呢。

想到这,她攥紧了手机,还是拨了个电话出去。

然而,电话还没拨通,忽然的,她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了。

骤然抬眸,见到来人,她下意识的攥紧了手机,扯出了一抹笑,“慎之?你……怎么过来了?”

沈慎之看了眼刚响起的电话,来势汹汹的气势,顿时减弱了几分,捏紧了电话。

他走了进来,语气多了几分温柔,“怎么不接电话?”

“哦,我刚才有事到公司里走了走,才回来办公——”

她还没说完,他忽然盯着她的小脸看,骤然过来,捏着她下巴,抬起了她的小脸,眯起了眼眸,“你哭了?”

她低头,拨开他的手,“……是啊。”

“为什么哭?是生了什么事了吗?”

她难道,已经知道6炎廷主动放弃竞选了?

可如果她知道,如果她对6炎廷还有那样的心思的话,她不是应该高兴的吗?毕竟,他放弃了之后,他们才更加有可能重新走到一起,又怎么可能会哭?

“刚磕到脚了,很痛。”

“磕到脚?哪里?我看看。”

“不用,我——”

她还没说完,他骤然抱起了她,“磕到哪里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