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llow 字幕网App

“在回去之前,我先带去个地方。”

忽然,秦沂南拥着韩雨桐,站了起来。

韩雨桐抬头看着他,眼底有着疑惑:“去哪?”

“民政局。”

这次,秦沂南没有兜圈子。

而是,霸道地丢出三个字。

话音刚落,他已拥着韩雨桐,举步往办公室门口迈去。

“去民政局做什么?”

民政局,这地方韩雨桐过去还从来没去过。

他忽然这么说,她一时半会完反应不过来。

“登记。”

与她一起这么久了,也是时候给她一个名分。

姑娘是要铲雪吗?

“登记?”韩雨桐皱了皱眉。

下一秒,小脸不由得飘起了两朵晕红。

“可是……我没带户口本。”明白过来的韩雨桐,还是不忘提醒。

要是他把自己大老远带到民政局,自己才说没有拿资料,这怎么也说不过去。

“少奶奶,放心吧,的户口本,自然会有人送去。”狄森看着韩雨桐,脸上带笑。

韩雨桐看着眼前两个男人,心里更是疑惑。

不过,也不待她多想,三人已来到地下停车库。

从公司到民政局,不过用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时间。

可对于韩雨桐来说,却似过了好几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想快点到达,却又害怕到达,矛盾得很。

“少爷,少奶奶,到了。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在前头开车的狄森轻声提醒。

被他的声音拉回思绪,韩雨桐下意识往车窗外望去。

看到正前方“民政局”三个大字,一颗心就像小鹿乱撞那般,好奇怪的感觉。

“时间还早,先吃点东西再进去也不迟。”

秦沂南这话,弄得韩雨桐完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都已经到了,现在才说待会才进去。

“……好。”

只能说大神的想法,又怎么会是她这种平凡人可以猜测到的呢?

应了一声,韩雨桐下了车,便跟随着他们俩一起往民政局旁的西餐厅迈去。

让她觉得奇怪的是,已经是晚饭时间,西餐厅里面居然看不到半个人影。

进门,看到两位身穿工作服的男服务员,笑着向他们迎来。

韩雨桐凑到秦沂南耳边,小声建议道。

“沂南,这家店口碑是不是很差?为什么都没有人?要不咱们换另一间吧?”

秦沂南却被她这话,弄得哭笑不得。

刚来到他们跟前的两名服务员,更是被秦沂南唇角边的笑意弄得和他们打招呼。

“秦少爷,韩小姐,狄先生,请随我们来。”

微愣过后,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服务员,立即向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秦沂南也没多说,拥着韩雨桐便往他们指引的方向迈去。

倒是一瞬不瞬盯着秦沂南的韩雨桐,有些不知所措,木讷地跟随着他的脚步。

这里是真的见不到半点客人呀,她说错了吗?他怎么一直在笑自己?

可现在这么多人在,她也不好多问。

下意识往四周看了眼,这里的设计主体都是黑色调。

所用的灯,几乎都是暖色系的。

再加上放着一些轻柔、舒适的歌曲。

从她刚踏进西餐厅到现在,里面给人的感觉就是自在,放松。

“秦少爷,韩小姐,这是我们的菜单,请过目。”

让他们入座后,服务员便将菜单展开,礼貌地放在他们跟前的桌面上。

秦沂南垂眸看着好奇地四周张望的小丫头,声音轻柔:“想吃点什么?”

“都可以,来点吧。”

今天他们来的目的,可不是吃饭。

韩雨桐此时心里还一直惦记着登记的事呢,吃什么对她来说影响也不大。

秦沂南没说话,倒是把菜单交到狄森手里。

直到点完菜,服务员离开,狄森接了电话吼,也离开了餐厅。

韩雨桐才看着秦沂南:“还是说今天把这家西餐厅给包了?”

想了好久,她只能想到这个。

要不然,这餐厅看起来环境也不差,还开在民政局旁边。

按道理来说,生意不会差到连一个客人都没有。

大概是秦总这样的大人物,不喜欢用餐的时候,有外人在场吧。

“看来跟在我身边久了,脑袋瓜也变聪明了。”

韩雨桐真想冲他翻白眼,可眼角余光却似瞥见门口似乎有人在进来。

她皱了皱眉,随后,往门口望去。

“妈,怎么来了?”

等看清狄森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麦招娣后,韩雨桐站了起来,就要向她迈去。

话才刚出口,她又不自觉垂眸看着眼安静坐在那里的秦沂南:“是让我妈过来的?”

意思是,今天给她松户口本的,就是她妈妈?

就在韩雨桐失神之际,狄森已经推着麦招娣,来到两人跟前。

秦沂南轻轻一拉,已经将韩雨桐拉回到座位坐下。

“桐桐,这是我们家的户口本,妈妈现在就把它交给。”

因为坐着轮椅,麦招娣也不需要另外坐一个座位。

狄森直接将她推到餐桌旁,让她坐在那里。

韩雨桐把户口本接过,笑得有几分腼腆:“妈,吃过饭了吗?想吃什么?我给点吧。”

麦招娣却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用了,狄先生刚才已经给我点了。”

韩雨桐蹙了蹙眉,不自觉看了站在麦招娣身后的狄森。

不过,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了。

既然知道她今天负责送户口本,也知道她大概什么时候到,提前给她点菜也是正常。

她看着狄森:“谢谢。”

“少奶奶,不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谈话间,服务员已经将他们四人的食物,一次过送了上来。

一顿平常却其乐融融的午餐,四人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吃完。

问题来了,都快要到下班时间,他们现在再去登记,别人还给他们处理吗?

“沂南,咱们快走吧,晚了别人都下班了。”

在秦沂南的“监督”下,韩雨桐好不容易把餐桌上的点心吃完。

她站了起来,看着慢悠悠喝着咖啡的他,话语带着几分焦急。

“就这么急着嫁给我?”秦沂南把杯子放下,脸带笑意地回视着她。

“……”这家伙,一定要当着他们的面,取笑她吗?

更何况,登记这事不是他先提出来的吗?